胡士红:丈夫说过,欠谁不能欠农民工

发布时间:2018/01/09|来源:中宏网|专栏:诚信人物 • ...

分享到

  “欠农民工的工资一定要付清。”这是丈夫徐飞去世前留给胡士红的最后一句话。

  胡士红的三口之家本来是幸福美满的,丈夫徐飞生前是一名普通公司职工,上高中的儿子懂事听话,小日子过得踏踏实实。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击垮了这个家庭,也使这个家庭承受了巨大的经济压力。

  2014年11月,徐飞在承建小型水利工程时感到腰部疼痛,经医院检查是骨癌晚期。在胡士红的陪伴下,徐飞住进医院进行治疗,在病重期间,他依然坚持兑付农民工的工资。2015年4月份,病魔带走了徐飞,也带走了这个家庭的顶梁柱。来不及从悲痛里慢慢走出来的胡士红,毅然接下了还债的千斤重担。为了信守丈夫生前的承诺,她一边照顾儿子,一边东奔西跑,省吃俭用,一点点还债。

  一些欠款没有欠条,没有明细,凭着知情人的相互佐证,凭着心头的一本帐,胡士红认下了一笔笔欠款。80万元的农民工工资和20多万元的外债,她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如今这债却背负得那么真实。

  “你真傻!连欠条都没有你就乱给”,“你现在这种境况干嘛着急还钱,能拖就拖着”,面对邻里的质疑和“好心建议”,胡士红觉着没有人会骗一个身处困境的人,自己也更不会做违背良心的事。

  在丈夫去世的一年里,胡士红就是在讨债和还债中度过。在徐飞朋友的帮助下,她前往阜阳、芜湖等城市四处讨要徐飞当时所接工程的工程尾款,“有的钱要去好几趟才能讨回来,幸好有丈夫朋友的帮忙。”胡士红说。终于,80多万元的工程款全部讨回。每讨回一笔钱,她都是第一时间去结农民工的欠款。现在农民工的工资全部结清了,胡士红心里的大石头轻了一些,她终于实现了丈夫的临终嘱托。

  现在,胡士红身上依然有近20万元的债还没有还,这些钱是当年为垫付农民工工资和为徐飞治病而向亲戚朋友借的钱,她总是想着要尽快将钱还清,不能昧着良心不还钱。

  

  生活虽然艰难,但胡士红仍然坚强地努力着,为了照顾儿子,她只能打零工,上午做两个小时的钟点工,下午再接一些保洁的活,一个月的收入还不到一千元,租房、生活开销、儿子上学……打工的钱几乎难以维系。

  胡士红说只要手头有一点钱就要还,不过残酷的现实却是,母子俩生活都存在困难。为了尽快还钱,胡士红想把家里的一套回迁房卖了,可是房产证没有办,也没钱办,房子现在卖不了。

  胡士红想着,等儿子考上大学,自己就可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了,这样工资就高一些,就有能力慢慢还债了。尽管经历了这么多磨难,胡士红依然坚信世上还是好人多。提起那些连利息都不要的好心人,她的言语里满是感恩。

  “债也许能躲掉赖掉,但良心这道坎过不去。”这是对过去这一年多还债生活的总结,也是她的生活态度,艰苦的日子没有让胡士红对未来丧失信心,她相信日子会过得越来越好,债也终有还清的那一天。

相关文章

文章搜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