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刚惹祸的“芝麻信用”吗?开通有风险吗?对个人影响?

发布时间:2018/01/09|来源:南方都市报|专栏:个人信用

分享到

  支付宝日前推出2017年账单,用户可查看全年花钱情况,包括网购总支出、全年出行次数、线下支付次数,等等。然而,因为首页入口处一行不起眼的小字“我同意《芝麻服务协议》”,年账单在刷屏的同时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有律师和网友认为,支付宝把这行小字设置为默认勾选,是在变相收集用户信息,可能会侵犯用户隐私。

  支付宝连夜认错

  取消默认勾选并更改页面说明

  前晚(3日)23:34,芝麻信用在微博回应并认错。该回应写道,承认默认勾选的设置“肯定是错了”,首页展示这行小字的本意是希望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让用户知道,只有用户自己同意了,支付宝年账单才可以显示用户的信用免押内容,“初衷没错但用了非常傻逼的方式,愚蠢至极”。

  目前,支付宝年账单已经调整了首页显示内容,取消了默认勾选。此前不小心“被默认”的用户,则可以在芝麻信用界面内取消授权。

  回应还特别说明,此前没有开通芝麻信用的用户,这次无论是“被默认”还是主动同意,都不会因此成为芝麻信用的用户,所以不存在芝麻信用就此收集相关信息的可能。

   

  支付宝和芝麻信用的知错能改,让许多感觉被“套路”的网友转怒为赞。

  但南都记者注意到,

  前天争议爆发时,

  身边很多朋友都在问:

  芝麻信用到底是干嘛用的?

  开通了会怎么样?

  对我的生活会有啥影响吗?

  社会信用体系待健全

  芝麻信用顺势崛起

  芝麻信用和支付宝都属于蚂蚁金服的生态体系,但芝麻信用是独立的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支付宝要在年账单中使用芝麻信用的数据,必须先获得用户授权,不然就违背了网络安全法的要求。这正是年账单首页那行字的由来。

  芝麻信用的崛起,离不开国家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大背景。社会信用体系以覆盖社会成员的信用记录和信用基础设施网络为基础,像2006年设立的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就是典型。征信中心涵盖了银行信贷、社保、公积金、环保、欠税、民事裁决与执行等各种信息,它出具的信用报告已成为国内企业和个人的“经济身份证”

  社会信用体系以守信激励和失信约束为奖惩机制。但是在很长时间内,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都没有形成,社会成员信用记录严重缺失,失信成本偏低,信用服务市场也不发达。要健全社会征信体系,就需要培育社会征信机构作为补充。

  2015年初,人民银行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八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准备时间为六个月。2015年7月4日,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强调加快社会征信体系建设,推进各类信用信息平台无缝对接。

  芝麻信用即是信用记录

  能免押金也能记黑历史

  作为首批接到通知的社会征信机构,芝麻信用在过去两年中做了很多工作。

  2015年1月,芝麻信用评分正式上线,开通了芝麻信用的用户可看到分数,“晒分”一度成为网络热门话题。据了解,这个分数是综合你的学习、职业、资产等各方面信息,综合评估得出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芝麻信用分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可以免押金使用一些产品和服务(前提是这些服务的提供方跟芝麻信用有合作)。比如2015年10月,芝麻信用与上海图书馆开启免押金借书服务。据报道,芝麻信用分超过650的上海市常住人口,可以直接免100元押金办理上海图书馆普通外借读者证。

  南都记者也是芝麻信用的用户,体验过免押金使用共享单车、免押金借用无线路由等服务。在使用之前,芝麻信用会提示授权给合作方。需要注意的是,授权之后,合作方就有权查看队长的芝麻分等相关信息。

  诸如此类的“特权”,可以理解为一种守信激励,与国家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大方向是一致的。相应的,芝麻信用现在跟一些机构合作,推动失信惩戒。

  2015年7月1日,芝麻信用宣布和最高人民法院实现专线连接,实时更新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的数据。以往法院要限制老赖,往往是让老赖不能乘坐飞机、列车软卧,不能购买奢侈品。芝麻信用加入后,老赖在支付宝、淘宝、天猫和租房、租车、相亲等芝麻信用应用平台,都会受到限制。

  南都记者了解到,芝麻信用可以彻底关闭,不过一旦选择关闭,用户的所有数据就会被删除,且不能恢复、不能重开。据了解,此举是为了防止用户借助账号重开,消除以往的负面记录。

   

  在支付宝客服窗口内可提交关闭芝麻信用的申请,用户在关闭前需知晓以上内容。

  开通芝麻信用是否有风险?

  有朋友问南都记者,开通芝麻信用是否会给出个人隐私信息?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征信势必涉及到各种能反映你信用水平的信息,这些信息往往又是最隐私的,比如信贷、社保、通话、公积金,等等。

  如果就此说芝麻信用过度收集用户信息,也不太公平。因为平常办信用卡的时候,用户也是要给银行方面提供类似信息的。

  但需要注意的是,芝麻信用确实开始影响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风险是存在的。尤其是大家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互联网消费和征信挂钩,也许一不留神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南都记者身边就有一位朋友,在支付宝里授权了芝麻信用,后来有笔小钱忘记还,就此留下违约记录。在某大平台租房时,他被告知信用评级不过关,房子就是不能租。

  据了解,现在自如、蘑菇等租房平台,都有这样的信用关卡。不太清楚自己做过哪些授权的用户,可以在【支付宝客户端-我的-芝麻信用-信用管理-授权管理】中找到授权列表,取消授权。

   

  芝麻信用“授权管理”界面内可见授权合作方列表。

   

  点击进入后有详细说明,如果正在使用商户服务,可能无法撤销授权。说明中提到的“你此前对其作出的不可撤销的授权承诺”,在芝麻服务协议里有相应条款。

  个人征信尚在试点

  信息保护是监管核心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包括芝麻信用在内,试点个人征信的八家机构,目前还没有一家拿到正式牌照。据媒体报道,2017年4月人民银行举办的“个人信息保护与征信管理国际研讨会”上,央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直言,八家机构,目前没有一家合格。

  万存知介绍,八家机构对征信的基本理念和基本规则了解不够,在没有以信用登记为基础、数据极为有限的情况下,根据各自掌握的有限信息进行不同形式的信用评分并对外使用,存在信息误采、误用问题

  据媒体报道,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法官喻海松也在会上作了发言。他指出,当下中国面临比较严峻的公民个人信息泄露、违法犯罪态势。综合会上专家们的观点,征信机构要从保护个人信息、保护个人隐私权益出发,所有信息使用应该授权,应该特定用途、特定授权,不能一次授权反复使用、多次使用、无限使用。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征信牌照肯定会发。但怎么发,何时发?我感到有一些情况比较复杂。”万存知特别提到,社会公众对个人信息保护的意识空前高涨,对这些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个人信息保护,将是个人征信监管的核心内容。

  “芝麻信用现在的信用分计算机制是不透明的。”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认为,跟传统的征信机构相比,互联网征信机构有能力获取更多、更精准的信息,如果使用不当,可能会有更多的风险。

  左晓栋举例说,如果用户授权芝麻信用读取滴滴的信息,就可以获取用户的出行记录和家庭地址。那么,住在高档小区的用户,信用分是不是会更高,能在支付宝贷到更多的钱?他认为,这些都是需要进一步理清和监管的问题。

文章搜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