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老赖"申报无财产公司 名下有10多辆车 法院强制执行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1日   来源:云南网
分享到:

警方对被执行人进行强制执行


公司名下有10多辆车,却拖着员工工资不发,还向法院申报没有任何财产;物业公司辞退员工说“炒”就“炒”,面对法院生效判决,依旧置若罔闻。


近日,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法院执行法官兵分两路,对一批涉劳动争议案进行强制执行。


案例1

"老赖"公司保险柜中

搜出4万多现金和3本存折


杨女士曾是云南巨和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和建设)的员工,从2015年12月起到2016年7月,公司共拖欠她2.7万余元工资。为了追回工资,杨女士将公司告上云南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要求公司支付拖欠的2.7万元工资和经济补偿金。同样被公司拖欠工资的还有另外4个同事,经仲裁院调解,巨和建设和杨女士等5人分别达成调解协议,承诺限期内支付5人工资。


虽然达成调解,可过了约定的期限,老板李某依然没有兑现承诺。


今年初,杨女士等人向昆明市官渡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法官介绍,巨和建设在该法院涉及7起执行案件,7个案件执行标的43万余元,巨和建设均未履行。今年3月7日,执行法官向巨和建设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财产申报表等法律文书,但李某至今仍未全部履行。“4月7日,被执行人向法院提交了财产申报表,但报告中的收入、存款、房屋、车辆等填的都是‘无’。通过查询,我们发现被执行人名下多个账户有存款,还有16辆汽车,包括路虎揽胜、三菱、长安、捷达等,属于不如实申报财产,阻碍执行。”执行法官说。


4月19日上午10点左右,官渡区法院执行局干警来李某位于江东花园西路的办公场所,对公司财务室进行依法搜查,并扣押了从财务室2个保险柜中搜出4.4万余元现金和3本存折,共计12万余元。


案例2

物业公司拖欠工资不发

法定代表人被拘传


卢先生曾是云江苏南京鹏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的一名物业经理,公司位于昆明官南大道。2015年初的一天早上,公司行政专员找到卢先生,以不适合公司的工作为由将他辞退。


由于一直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和购买保险,卢先生向劳动仲裁部门申请劳动仲裁。可没想到,物业公司却先将他告到了官渡区法院。物业公司称,卢先生连续旷工3天,违反了单位管理和劳动纪律,按照规定是自动离职。


卢先生提出了反诉,官渡区法院判决,由物业公司支付卢先生经济补偿7400元和未签订劳动合同期间的双倍工资3.7万元。判决生效后,物业公司一直不履行判决,卢先生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4月19日上午,昆明市官渡区法院执行局法官和执行民警来到物业公司,可物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黄某却称,要不是今天遇到法官,他还不知道有此事。由于物业公司拒不履行生效文书,法官宣读了拘传决定通知书后,黄某被带往法院做进一步处理。


案例3

无视执行公告还续签合同

连锁药店被腾空


云南一连锁药店向一名被执行人租了一套房屋开药店,今年2月合同到期,可面对法院执行公告,药店方却拒不配合。


2012年7月,郭某和杨某用位于昆明市名宅东辰苑2栋2-5号房屋作抵押担保,向招商银行昆明分行贷款300多万元。然而,2名贷款人却没有按照合同约定还款。2016年,银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法官说,2名被执行人将涉案房屋租赁给了云南一家连锁药店,去年9月5日法院就向药店送达了执行公告。执行公告下发不久,一名自称是公司的人来到法院说,他们的合同2017年2月到期,请法院给点时间。“我们要求他带合同来法院,可到现在也没有音信。”


4月19日,官渡区法院执行局法官和执行干警来到药店强制执行。眼看要强制执行,公司一名法务人员赶到,请法官给他们3天搬迁时间。他向法官出示了一份和被执行人续签的租赁合同。这份续签合同签订的到期时间为2020年2月,但新合同签订的时间是今年1月16日。看了合同后,法官下令让执行干警用编织袋将药打包送上搬家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