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山东各地法院破解“执行难”无人机上阵让“老赖”无处遁形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8日   来源:齐鲁网
分享到:

失信被执行人,指的是法院判决已生效,有履行能力却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人,老百姓给这种人也起了一个非常贴切的名字——“老赖,明明法律有了公正的裁决,却还想尽办法挑战法律的权威。对于这种人必须得用更强硬的手段去治理。


被执行人跟法官“躲猫猫”


5月17日凌晨5点,天还下着雨,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的法官和法警们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兵分3路,对20名“老赖”进行集中执行。


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新告诉记者:“我们一般在早上采取行动,早上的话被执行人在家的可能性大一点。”


执行难遇到最多的情况,就是和法官“躲猫猫”,按照正常作息时间,根本见不上面。所以执行法官必须想尽办法,和这些“老赖”们打游击战。和预想的一样,清晨的行动很快有了成果,接连顺利地抓了3名“老赖”后,法官们来到了位于青岛市山东路的一个高档小区里。被执行人田某有一笔近300万的债务,一年多来一直没有偿还。这又不还钱又不现身的,让法律判决书成了一纸空文。


执行法官在田某家门口,开门的是田某的岳母,田某岳母告诉法官,屋里就女儿在。“我以我人格担保,我又不是骗人。”


然而,法官们还是田某家门口,发现了一双男式鞋子。当法官问起这鞋子是谁的时,田某的岳母回答,是她女婿的。


人不在家鞋子却在家门口,法官们当即决定进屋搜查,然而并没有找到被执行人。那么被执行人真的不在家吗?为了确认,法官调取了被执行人的车辆进出车库的记录。“进车5月9号5点,这不刚回来吗。”


车库的记录让法官再次对被执行人岳母的话产生了怀疑,他们决定申请搜查令,对被执行人的家再次进行搜查。就在法官准备对田某家进行搜查时,田某从屋里出来了,“我是田某。”


就这样,被执行人田某被强制拘传回法院,经过与申请人的协商后,对于所欠的债务,田某也承诺以名下两套住宅作为担保,保证一个月内予以清偿。


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新称:“他想办法能拖一天是一天,这个是个难点。真的等到需要生效执行的时候,被执行人可能早已跑路了,人下落不明,名下比方说银行没有存款,房屋房屋没有,车辆车辆没有,在这种情况下真是执行不了。”


执行法官遇暴力抗法 跟“老赖”斗智斗勇


除了找不到被执行人,执行法官们在执行中也会遇到暴力抗法,阻碍执行的情况。所以除了斗智,还得斗勇。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的法官曾在处理一起房屋纠纷的案件时就发生了这样一幕,直接把房屋点着了。“叫法院撤,叫法院撤走,撤走我就下来。”


站在屋顶上和走道中的两人就是被执行人杨静和刘侃,他们与申请强制执行的庄秀芳有财产权属的纠纷。在历经青岛市南法院与青岛中院两级法院一审、二审、再审多次的诉讼程序审理,青岛中院作出判决要求刘侃、杨静在指定期限内将房屋腾交给庄秀芳,然而判决作出后刘侃、杨静一直拒不履行。


孟新告诉记者:他们第一次行动的时候,杨静拿了一把刀,用割腕来威胁。“当时我们执行干警考虑到万一要自残,有生命危险,请示领导,最后说撤。”


虽然第一次强制执行没有成功,但法律的效力必须得到维护,经过反复研究,法院决定再次展开强制执行的行动。孟新称:“在搬迁过程中,突然杨静和刘侃母子出现了,他母亲爬到房子旁边房顶上去了,然后大声辱骂执行干警,然后他儿子事先准备两桶汽油,站在木道上泼下去了,目的是吓唬我们阻碍执行。”


“凭什么要执行我,你执行什么。”被执行人杨静在现场大声喊。市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新赶紧拨打了119、120。同时,组织二三十名干警对现场进行了包围。等现场汽油燃尽以后,找机会迅速控制住了杨静的儿子。


“杨静趁我们不备捡到了瓷瓦用来割腕,其实不是非常锋利的瓷瓦,是陈旧的瓷瓦。在这个情况下,在场的人假意撤离。十几分钟后,杨静以为法院的人真撤走了,就从屋顶上下来时,我们快速把她控制住了。控制住了以后,最后我们把她带到了附近的医院缝针,随后就把她拘留了。”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新表示。


在15天的拘留期间,通报区检察院、区公安局,一致认为这种情况非常恶劣,构成拒执罪,随后逮捕,然后开庭判刑。


最终,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杨静、刘侃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和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杨静、刘侃的亲属也已经配合法院执行部门将涉案房屋腾交给申请执行人庄秀芳,履行了义务。


执法采用高科技 无人机让“老赖”无处遁形


这又是“躲猫猫”,又是撒泼耍赖,就是不愿意履行自己的义务。执行法院的判决和裁定,可以说是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公里”。然而,“老赖”的行为却挑战了法律的权威与尊严,他们不仅损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司法的公信力。破解执行难,除了加大打击力度,山东还有些地方利用起了一系列高科技手段。


网络直播,似乎和抓“老赖”毫无关系,然而山东省招远市人民法院却将直播运用到了强制执行行动中。他们和网站合作,边抓“老赖”,边直播。


招远市人民法院执行一庭执行员王成业称:“是全程直播,就是加大力度执行,就是威慑、震慑“老赖”的作用。现在我们全局已经出动21个人了,都在直播这个现场。现在有3000多人在网上看直播。”


除了网络直播,招远市人民法院还有一件“利器”,那就是无人机。


在以往的执行过程中,法官遭遇闭门羹是常有的事,大门一锁,进退两难。现在通过无人机的侦测,现场的执行法官很快就确定了被执行人就在家中,对他进行强制执行。


为了协调部署抓“老赖”,招远市人民法院还建立了执行指挥中心。通过执行指挥中心,执行法官便可以将现场的执行行动直接传输回位于招远市人民法院的指挥部,“指挥中心,已经找到被执行人。”


而执行指挥中心的建立也给在执行现场的执行法官的工作带来了帮助。招远市人民法院执行一庭书记员张伟告诉记者:“像遇到暴力抗法之类的就可以向领导请示,指挥中心可以全程看到办案的过程,然后给出适当的指示。”


人工智能的技术曝光“老赖”


除了在执行活动中运用高科技抓“老赖”,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还利用了人工智能的技术来曝光“老赖”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张景韡称:“通过把“老赖”定向推送到住所地的群体,让“老赖”的身份身份被周边的人知道,产生震慑力。我们上传“老赖”的信息和相关案情,发完以后,APP的总部根据“老赖”的住所地和身份的关键词,进行定点投放。”


而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推送,可以以“老赖”的住所为中心,以20公里为半径,将“老赖”的信息展示给该区域的所有用户。


“周围人可能都会看到他这个“老赖”信息以后,对“老赖”一个道德上的压力,包括社会上的压力都特别大,来督促他对这个案件尽快履行。人工智能技术曝光“老赖”是全国第一个。”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张景韡介绍。


现在山东各地集中执行打击“老赖”的行动有了成效。今年一季度,山东省受理执行案件12.6万,执结3.8万,执行到位金额221亿元,同比分别上升11.5%、1.2%和27.7%。


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了“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全省法院于2017年底基本解决执行难。现在各地法院对“老赖”的一系列强力打击举措,让“老赖”们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只有重拳打击“老赖”,提高他们的违法成本,实现“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监督机制,“老赖们”才会无所遁形,执行难的问题才能得到破解。